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巫山网>> 巫山新闻 >> 正文

背二哥的故事|肩上背着生活的担子 口中叫着岁月的号子

2017年11月28日 19:40:34
来源: 巫山网

“嘿!”“上坡来得陡哦——”(报路人)

“后面慢慢走哦——”(后面同行人)

“下坡有点急哦——”(报路人)

“越走越有力哦——”(后面同行人)

“背二哥……呀……背二哥,唉呀,幺姑子……姐儿啰……背二哥,这山的……望着呢……,哎呀哟咦吔,那……啊……山的……高呀高。”

邓家土家族乡的秋天,层林尽染,秋色正浓时。在一条山间小路上,几个“背二哥”正背着几大背篓采收的玉米,一路吆喝着号子前行,在打杵的间隙又唱起了悠扬的山歌,回荡在山林间,将整个邓家土家族乡的深秋装点得如诗如画。

向文轩是巫山县“背二哥号子”市级传承人。带着几分好奇,记者同向文轩谈起了关于“背二哥”的故事。

67岁的向文轩,家住邓家土家族乡邓家村4组,他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他当“背二哥”已有50多年的经历了,从祖辈那里到他这一辈算下来至少是第五代上百年了。

网站、APP水印 (1).jpg

“我们邓家四面环山,祖辈都生活在这里,过去没有公路,出门不是上坡就是下坡,很陡,打个比方一个箩筐可以滚下河。”向文轩讲,从自己记事以来,邓家的人都靠背篓背运或者骡马驼运将山里的粮食药材及肥猪运出山去,再从山外运回油盐酱醋等东西。

巫山,因大巴山、巫山、七曜山三大山脉交汇于巫山县境内,最低海拔仅70多米,最高海拔2680米。而邓家位于湖北巴东建始交界一带“南-北”走向的连绵群峰之中,最高海拔1600多米,因为山高路陡,在过去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平时搬东西用扁担挑很不方便,前头挑子上不去,后面挑子把不稳,很容易失衡造成生命危险,况且挑累了想找个歇脚的地儿也很困难。所以,从长期的生活中,高山区土家族的先辈们总结出了用背篓背的经验,人和背篓合二为一,累了就地一打杵,方便。在长期劳作的过程中,特别是长途跋涉或者赶夜路的时候,大家累了吆喝几声“哼哈~嘿咗”的号子,彼此之间不仅互报路况,还可以消遣解乏。逐渐就形成了今天邓家土家族吆喝着“背二哥号子”。 “背二哥号子”历经数百年岁月的积淀,如今已经成为了地方历史性的符号,以一种古朴的艺术风情呈现在我们眼前。

01.jpg

据向文轩介绍,过去“背二哥”又名“背脚子”。一个背篓,一个烟筐,一根打杵,一幅坎肩这就是“背二哥”的行头。为防止背篓的篾带子把肩膀勒伤,“背二哥”都在双肩上垫一副真皮坎肩。脖子上挂一条帕子,三九天也要擦汗;腰里系一根老婆亲手缝制的腰带,腰带勒三转,走路自然提得起一股子气。冬天,山路结冰,“背二哥”还要在脚上套一副“脚码子”。

“莫看这根小小的打杵,作用可大咯。”向文轩说,一根打杵相当于半个帮手,在走上坡时上不去可以撑一下,在走下坡时可以增加稳定性,累了想休息时就把背篓往打杵上一放就可以放松了,起步时用打杵一垫力很轻松就站起来了,在叫号子时还可以应点打节奏,脚和打杵的点数以及口中的号子融为一体,就是这么简单的行头,当年,土家族的二哥背出了土家人的苦和乐。

“背二哥号子”根据路况分为慢号子和快号子。上坡路叫慢号子,如:“上坡来得陡哦,越走越好走啊。前面龙抬头哦,后面虎撑腰啊……”。平路或下坡叫快号子,如:下坡来得急哦,越走越有力啊……”叫号子时走在最前头的人引领和报路况,后面的人就跟着应和。这和巫山的“龙骨坡抬工号子”有相通之处。

“‘背二哥号子’起初没有现在这么多内容,就是大家走在路上简单的吆喝‘哼哈’‘嘿咗~嘿咗’和一些简单报路况等调子,后来我会背东西了,觉得过去的号子太单调了,就添加了一些内容和大家一起吆喝起来了。”向文轩说,自己在号子中融进了山歌和一些民歌,内容既富有生活气息,又很幽默风趣,比如《倒采茶》《五句子》《三句半》等。每当干活时,大家齐聚力量吆喝起来,脚步随着口中的号子应和着打杵点出的节奏,这时候往往身心合一,可以心无旁骛的走路,不觉得累。

“抗战时期,湖南没有盐,邓家的‘背二哥’几十人从培石往湖南的白果坪背盐,路途遥远,来回要走半个多月,一路上没有吃的,还得自己备足干粮。来回一趟可以挣2块多钱,记得父亲去背盐,因为黄泥巴路滑,腿就摔断了。”那些岁月是饥荒贫瘠的岁月,为了养家糊口,这是男人们必须要有的态度,就如这帮“背二哥”肩上的担子,篾篓里装的是山里人需要的油盐酱醋的生活,嘴里吆喝的是对岁月的激情。

向文轩一家5口人。从小几兄弟就很喜欢长辈们一边干活一边吆喝号子时的咿咿呀呀的腔调,每次父亲劳作回家就要缠着教几句,逐渐在他15岁的那年自己也走入了“背二哥”的队伍。

最令向文轩不能忘记的是60、70年代大集体挣工分时期“背二哥”叫号子的壮美场景。他说,特别是收粮或播种时,上百人劳动的场面,男人们个个身强力壮,大家背着好几百斤的大粪或者粮食奔走在山路上,一起吆喝着号子,简直响彻山谷。有时候几个生产队的还会开展背粪比赛,看到底哪个背得多,每次都是向文轩带领的小组夺冠。在集体修建保管室的时候,16个抬树的人和16个背粪的人比赛,结果背工战胜了抬工。逐渐,向文轩也在大家心目中有了一定的地位。

那时候集体会派出一些闲余劳动力出门搞些副业,为集体上交一部分公积金后剩余的就可自己留下,这可乐了那些劳力好的男人们。那时候,邓家土家族乡供销社的百货需要从当时的河梁场镇进货,再走120里山路背回邓家土家族乡公社的供销社去,邓家的粮食和肥猪要背到河梁去卖,向文轩经常去背,来回可以挣3元钱,除去上交的还可以剩余部分。很多村民都愿意跟着向文轩一起出门搞点副业,当时修公路的、架桥的、建电站的、建公社房屋的,到处都有向文轩带领“背二哥”的身影,随处可以听得见他们铿锵的号子。

“背二哥”因为经常在劳动,所以背重量的力气也越来越大。一般一个成熟劳力都可以背300斤左右,最多的可以背上500多斤。记得有一次,向文轩带着邓家帮的“背二哥”在湖北背煤炭,当时有个伙伴叫饶祖宝,他平日可背500来斤,煤矿老板打赌要是能背上500多斤把那架打500斤重的磅秤打翻的话,就给他多加2天工钱,结果没想他一下背了540多斤。

随着土地承包到户,全国各地大兴建设,邓家土家族“背二哥”逐渐走出大山进入各大城市,“背二哥号子”也以一种蒙昧的新奇进入现代都市的生活。向文轩回忆,80年代末90年代初海南搞建设,他带着好几十个“背二哥”在海南背水泥,当时雄越的号子一叫上,附近的人都跑来看稀奇,虽然他们听不懂,但是还要撵到看热闹。

随着现代化建设的加快 各种交通条件飞速改善,“背二哥”和“背二哥号子”也以同样的速度逐渐从人们生活中褪去。在“背二哥”的心里,从某种意义上说多少还有点说不清楚的遗憾。

向文轩说,过去大家彼此之间无论哪家有需要搬运东西或者收粮播种,邻里之间都是换工搭伙“换转转工”,从不收取工钱,既团结又有效率,那种乡亲情怀很浓。可如今,交通方便了,基本不用人工背了,可是邻里之间反而淡然了不少。

在向文轩眼里,“背二哥号子”吆喝的是一种情怀,是先辈们对生活的一种态度。

02.jpg

所以,在他心里一直有一种坚守,要把邓家土家族“背二哥号子”唱下去,还要带动教会更多人传唱“背二哥号子”。

邓家土家族“背二哥号子”作为一种先辈们从生活中总结创造出来的民间音乐形式,来源于生活,又反哺着生活。2011年被纳入了市级非遗传承保护目录,2015年向文轩被评选为市级非遗传承人。目前,向文轩已教会6个徒弟,邓家土家族乡的“背二哥”队伍大概有近百人。他正在收集创作整编“背二哥号子”目录,并组织村民建立了一支文艺表演队伍,每逢重大节庆和重要节日都会到周边去为老百姓表演。现在他最担心的是,会唱“背二哥号子”的老班子平均年龄都在50岁以上,年轻人会唱的不多,他正在琢磨如何将“背二哥号子”发展成为一种文化产业,能让号子长久的传承下去。

如今,走在邓家土家族的乡间小路上,还会零星的遇见“背二哥”,可是这都已经是作为一种文化和艺术符号走进我们视野了,至于曾经那种排山倒海的壮阔场景也只有靠对文字的想象力了。(记者 向永蓉 文/图)


[责任编辑: 向君玲]
版权声明:
  凡所有标注为“来源:中国·巫山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需引用、转载,请来信获取授权,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和原文链接,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未经授权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随意转载使用本站版权所有的稿件,若有违反,我站将追究有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法律顾问:周燕琼 15823772627。
  
   巫山网鼓励全体市民随时随地向我们爆料,凡提供有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站将给予20-200元的奖励。
    电话:023-57622515
    Q  Q:483465053
    微信:zgwush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