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巫山网>> 巫山文化 >> 正文

他太“傻”了,工作38年却不曾拥有一份固定财产

2017年11月23日 16:39:28
来源: 巫山网

     今天是2017年的感恩节。几千年来,华夏祖先早已把感恩融于炎黄子孙的血脉之中,“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句句醒世,大地动容。

    而他,又是凭什么闯入了我的感恩节?

    向家哥太“傻”了,工作38年却不曾拥有一份固定财产

     

    2017年11月1日中午1点半,突然接到外侄女的电话:“我爸爸不行了……”。电话那边只剩下抽泣,还在办公室的我心里顿时悲痛翻涌,泪水在眼中打圈。

    上午11点过,老婆还打电话问我,向家哥(大姐夫向流容)要做手术你知道不?我说还不晓得,等我办公室里事少点了,下午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情况。可是,怎么也想不到,不到3个小时,我连电话都没来得及打,竟然传来了噩耗!

    那时工资30几元,他却要照顾两大家人

    向家哥一辈子都是好人,与我也算有特殊至深的情感,但我这个人本性不善于当面表达(包括对所有人都这样的),以至于从来没与他谈起过关于亲情、情谊方面的话题,那天接到老婆电话时我曾想,要抓紧写点与他相关的东西,好表达自己藏于内心的感受,也好留作记忆……然而,从我学说话就开始喊起,喊了46年的向家哥,他为什么不给我留点时间,哪怕多一天,也许我就写好了,并且我还可以主动打电话关心一下他的病情啊?

    本来,向家哥今年78岁,已达到我国人均寿命以上,而我,却是无比地想他多活些年代,能和我们一大家人一起多享受些亲情和天伦之乐。大姐比他小13岁,但因患肺癌却已去世整整12年,我们与大姐和他的亲情自然转移到他一个人身上了。

    我读大专后甚至教书的开初几年,每个寒暑假一多半的时间,我都住在大姐家里,哪怕离自己家走路不要5分钟。当时大姐可能担心刚结婚的双胞胎嫂子,不待见我这个还在吃闲饭的小叔子,就让我住在她家。向家哥从官渡国营酒厂打来的原度高粱酒,他用当兵时发的水壶装着,平时自己舍不得喝。但我住在那儿,只要他在家里,每顿吃饭,他都会劝我和他一起喝,一人一二两。其实后来我懂得,不善言谈的向家哥次次劝我喝酒,纯粹是他对于我那份情感的表达与交流。

    听母亲讲,向家哥和大姐结婚那年,我们(有个双胞胎哥哥)才1岁左右,他到家来后,我们总嚷着要他抱,并且要他同时抱“三个”(还不会说“两个”这个词语)。

    小时候过年的时候,向家哥和大姐都会给我们给压岁钱。但得到的压岁钱,可不像现在的娃娃(条件稍好的)由自己支配买玩具或娱乐消费,我们都交给了父母或买学习用品。从上世纪70年初到90年代初,从我还未上学到我读师专毕业,从最初的一块、两块到后来的5块、10块,从他当兵到他转业至地方工作……而他自己的工资,在部队每月只有10几元,刚到地方时30几元,一直到91年我参加工作时,我每月工资近150元,他也才200元多点。

    1981年10月,父亲重病在乡镇医院要做手术,向家哥赶忙领了一个月工资,30几元全部交给了母亲。过了10多天,父亲医治无效去世了,他又预支了两个月工资,全部交给母亲为父亲办后事。

    那时每月30几元的工资,除了给我们家一些照顾,向家哥还要给自己的兄弟姐妹和父母一些照顾,因为两大家人中当时只有他一人,是拿着工资的国家干部(且两边都是老大)。那个时代的山区农村,除了吃的粮食蔬菜可以自己种(大多时候不够吃),实在难有其它经济来源,自然而然,他的工资成了两大家人的部分“经济来源”。

    但是,向家哥的钱容易吗?肯定地说,十分地不容易!那时,哪怕向家哥当了15年兵,又到地方工作好几年了,但家里仍然没有一分钱积蓄。大姐结婚后仍然落户我们这边,农田下放到户时只给她分到了一个人的田,后来两个外侄女相继出生,向家哥一个人的工资加上大姐一个人的田的收入,要养活一家四口本来就很难。

    1983年,向家哥从铜鼓调到原官渡乡政府,但离家仍然有5公里多。本来,从官渡场镇坐车到桐元只要几角钱、10几分钟,再走1公里左右就到家了。但我印象中他没有坐过车,每次都是走1个多小时的小路,而且每次回来都是挑着一挑酒糟(约80—100斤),以解决没田种更多的粮食和蔬菜喂猪的问题,好让大姐平时多喂一头猪,每年就可以自家杀一头卖一头。

    每次到乡政府去,向家哥总是一清早起来,挑满一缸水,因为挑水的地方比较远,要么到我们上面去挑,要么到鲁家堰沟下面去挑,都是上下坡,来回两公里左右,他担心大姐挑水吃不消。假日或者有时下班回来,只要天没黑,他就拿着锄头去挖田或掏排水沟,邻舍的几个老农都夸他说:“向流容没种过田,可比我们还会种,挖的田土脚深,边上的沟掏的深,田里苞谷洋芋硬是长的要好些……。”

    

   当兵15年工龄38年,他却不曾拥有一份固定财产

    向家哥的工作详情我不知道,小时候不懂,后来我参加工作了,平时在一起的时候不多,就在一起也没细问过,因为他比我整整大30岁,他自己不讲,我怎么好问呢?

    但是我很早就知道,他在东北当兵15年,转业到地方时是连级干部。他如果表现不好,只有小学文化的他,怎么1965年一进部队就入了党,又怎样从义务兵转成了志愿兵,还从普通士兵提成了副连长呢?

    向家哥当兵开初,三年才可探亲一次,后来两年一次,与大姐成亲后,每次探亲后大姐还可随军住上几个月。他和大姐每次从部队回来,我们别提有多高兴了,除了带些东北特色的糖果、糕点,还会带给我们关于东北和首都的很多闻所未闻的“见闻”,这对都不曾进过县城的一大家人比起那些糖果还要珍贵得多。

    1979年那次探亲,回家没几天,向家哥接到一封电报:速回部队!接到电报后,向家哥分析透露,可能要准备上战场,第二天他就出发回部队去了。

    当时,越南自卫反击战已经打响,特别是1979年2月17日——3月16日,短暂20天,中国士兵伤亡惨重(过了好几年后官方才公布),可以说凡是军属无不担忧的。一下子全家人都陷入了阴沉,特别是大姐,向家哥走后的几个月时间里,只要一提起他,大姐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那时附近没有电话(就有电话也不一定打得通),写信、电报说不定要几个月才能收到回音(非常时期可能根本收不到),所以只好痛苦而无奈地等待部队的消息……

    1980年下半年,向家哥突然转业,回到地方任一个乡的武装部长,我们全家人都非常高兴。他说那次回到部队,他们(所在部队)就上战场了,在东北黑龙江边境上,预防当时的苏联向中国“开枪”,虽然后来一直没打,但他们随时处于战备状态,在战壕里呆了整整5个月。

    后来向家哥在乡里任分管国土的副乡长。我读高中的一次暑假,一个村民提着两把面条和两瓶酒(流杯酒,时价2.6元/瓶)到他家,说是感谢他帮忙批了建房手续,前两年因一些原因一直没批到。向家哥很热情的接待了这位村民,还吩咐大姐特意炖了猪蹄子,挽留村民吃了饭才走。村民走后,他对大姐说,人家生活不容易,批手续是我的工作职责,他拿的东西我会找机会变相还给他,但他到屋里来了就是客……

    不止一次两次听人说,官渡场镇附近的一位村民曾主动给他一块地,让他到场镇上建个房子,他果断拒绝了。几个知情人都说:“向流容真的太傻了!”

    确实,向家哥太“傻”了,1997年以8000余元卖掉老家土房后,一家四口住在乡政府分的两间房屋内,没有单独的厨房和卫生间,2002年底退休时没什么积蓄就没有买房(乡里的集资房一直没到位)。退休后的10余年里,大姐病故,小女婚姻挫折(孙女需要照顾),向家哥仍然在操劳,一直没有真正的安享晚年。

    前不久,跟一个退伍回来现受聘于某单位的小兄弟聊天,他讲他当了5年兵,退伍时补偿16万余元,现在国家每月还发放1000余元。26、7岁的他,已经按揭了车、房,除了上班还经营点小生意……他说,他亏了,他一退伍,与他同时进部队的战友工资就涨到6000多了,他在部队时还不足5000元……

    想起就觉得有些悲凉和心痛的!担任副连级、副乡长,在现代山村老百姓眼里,他的生活肯定应该是风风光光。可是,一个有着当兵15年、地方工作23年(户口上年龄小了几岁多工作了几年)、党龄52年,在部队副连级、地方正科级20余年、一生勤俭节约的向家哥,直到退休甚至离开人世时,没有什么积蓄,也没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固定财产……

    近些年,纵观反腐倡廉公布出来的众多贪腐人员,不管年轻的还是年老的,也不管是基层的还是已至高官的,我真的觉得向家哥在他平凡的工作和生活中创造了不平凡,至少在清正廉洁这方面属于很少见的典型。

    当然,那个时代和年龄,像向家哥这样的人,又何止有千千万万呢?他们从生到死,都无怨无悔,一辈子为国家、社会和家庭劳作操心,任劳任怨,默默奉献……也许,在他们心中根本没有“索取”和“享受”两个词,觉得一切都是那么地顺理成章吧。

    如今,虽然向家哥永远离开了,但不管怎样,在我心里,我都会对他(以及他那样的人)敬重如初,感恩如故,会把关于他的所有记忆永远铭记!(鲁 勇)

[责任编辑: 鲁勇]
版权声明:
  凡所有标注为“来源:中国·巫山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需引用、转载,请来信获取授权,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和原文链接,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未经授权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随意转载使用本站版权所有的稿件,若有违反,我站将追究有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法律顾问:周燕琼 15823772627。
  
   巫山网鼓励全体市民随时随地向我们爆料,凡提供有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站将给予20-200元的奖励。
    电话:023-57622515
    Q  Q:483465053
    微信:zgwush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