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巫山网>> 巫山新闻 >> 正文

双龙80后“庄主”:誓拿青春赌明天

2017年10月04日 17:24:50
来源: 巫山网

    

 

   记者 鲁勇

   秋日的晨曦,巫山县双龙镇安静村连绵的山峦中一片静怡,微风拂过丝丝凉意。

    有个小伙子近段时间心里却如盛夏一团火热,天麻麻亮就起床了,早早地站在家门口的公路边,久久凝望山下那坡地,望着望着,眼前就幻化出一片火红的柑橘林。

    这个小伙子叫刘敬春,今年初在邻村建起的110亩葡萄园开始挂果,9月份又在本村流转土地300亩,准备栽植优良柑橘品种莫科特,打造集观光休闲、采摘体验等多种功能的生态柑橘园……可谁能够想到,眼前这位笑逐颜开的80后葡萄园“庄主”,竟是遭遇了多种厄运、身患顽疾、原本欠债20余万元的贫困户呢?

    

刘敬春拿出曾经的一叠医疗诊断书和片子。

   “没流血,没鼓包,就没事!”年少时摔了腰无钱治,留下顽疾

    1984年出生的刘敬春,家住双龙镇安静村(属贫困村)6组。地处偏远山村,历代艰苦的家庭条件,加上老实巴交的父母要抚育兄弟姐妹4个,刘敬春读完小学就辍学务农了。

    1999年,同社一家老乡拆房子,15岁的刘敬春跟着父亲去帮忙。蹲在房顶上传瓦时,脚下铃木突然断裂,刘敬春还没来得及呼喊和避让,整个身体瞬间跌落到房下一条板凳上,背部、腰部受到强烈冲击,他当场就晕了过去。

    父亲赶忙背起刘敬春把他送到附近的村医室,简单查看后输起了止痛消炎的液。等他醒来后,父亲在一旁笑呵呵地说:“没流血,没鼓包,就没事!”

    由于根本没钱去镇里或县城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治疗,输完液,刘敬春就同父亲走回家休息,第二天一早,他依旧跟着父亲下地干农活。

    第二年,16岁的刘敬春与几个同村人来到广东打工,在一家工厂做了几个月后,刘敬春开始感到腰部疼痛。有时痛得额头直冒冷汗,但他从不耽搁工,一心想多挣点钱,偶尔利用下班之余在药店买点止痛片吞。

    

刘敬春曾居住了26年的老房子。

    时间延续到2008年,刘敬春认识了同在一个厂做工的双龙人肖艳,因为都遭遇着凄苦的人生经历,也许是相互怜惜,也许是前世姻缘,两人很快确定了爱情关系,并于2009年回到家乡结为夫妇。

    打工这几年,刘敬春总因文化少、时运不济等因素没挣到多少积蓄,成家后的生活依然摆脱不了困境。

    2010年2月,刘敬春的大儿子出生,正为全家增添欢心的时候,却发现儿子患有先天性唇裂。

    “那时刘敬春的腰杆已经病得厉害,家里几乎连吃饭的钱就没有了,但当父母的总不能眼看着娃娃一生下来就破了相、得了个残疾什么的啊!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治好娃娃的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妻子肖艳忍不住双眼噙泪,“我们不得不找亲戚借钱,一趟趟跑重庆、万州的医院,总共做了三次手术……。”

    2011年初,刘敬春腰部疼痛加剧,有时连路都走不稳了,他拿着找邻居一家家借钱凑齐的1万元,第一次迈进重庆的大医院。经检查,被确诊肺结核和因腰椎结核导致的椎体骨质破坏,他不得不住院手术治疗。

    在医院躺了6个多月后,刘敬春出院和儿子的病基本治好时,家里已经债台高筑,光父子俩治病前后累计借债10余万元。

    就在大儿子出生几个月后,为了不和父母挤住在三间狭小的破土房里,刘敬春想法借钱3万多元,将房子修建到老家后坡上的公路边。尽管只有两间房合计60来平方,但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新家。

    

妻子肖艳在家做饭。

  “走,我也要等我的男人死了再走!”苦命弱女子铿锵发声,坚守挚爱

    1991年出生的肖艳,由于当时家里超生等原因,生下来刚满100天,她就被母亲送到双龙镇洞桥村外婆家寄养。谁也没想到,这次寄养,却是永远的“寄养”,她从此再也没有回过亲生父母的家,而她这个外甥女竟成了外婆的“女儿”。

    “有政策方面的,也有地理条件和家庭困难方面的,还有她父母在亲情方面确实有些淡漠吧……实在难得说清楚啊。”今年70岁,已满头白发,但看起来很精神干练的外婆回忆说,“肖艳当时送来,没钱买吃的,喂了13天奶粉后,硬是让她把我停止抚育(并截扎)19年后的奶水吃了出来,就这样,她吃着我的奶才把她喂活……”

    同样因为贫穷,肖艳读完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第二年便跟同村人到广东打工。

    打工期间,肖艳认识了在同厂做工、但老家相隔30多公里的同镇人刘敬春。通过接触,了解到帅气的刘敬春诚实、勤劳,特别是有一颗善良的心,再联想到自己的凄惨命运,肖艳很快从心底爱上了他。特殊的家庭环境,让这个刚满18岁的柔弱女子,独自一人为自己的终身大事作出决定:她要和刘敬春结婚成家!

    然而,无论怎样纯真美好的爱情,怎么也冲减不了人生中的厄运和生活中的困苦。大儿子一出生患有先天性唇裂,刘敬春近几年腰杆疼得时常卧床不起……附近不少好心的村民碰到肖艳,就悄悄对她说:“你们的日子真的过不走啊,趁年轻你走了算了……”

    大儿子满月那天,肖艳的一个至亲长辈第一次到家里做客,当看到家徒四壁,尤其是儿子那小小的嘴唇开裂、老公正卧床呻吟的境况时,她十分心疼地把肖艳拉到一边,正言厉色到:“肖艳你今天就跟我走,这个家你过不出来的,你这么年轻,难道……”

    “我不能走!走,我也要等我的男人死了再走,连同娃娃一起带走,不能让他像我从小就没了爹娘。我嫁到这个家,就是这个家的人,不管过好过歹,我都要和家里的人一起过!”看起来娇小而柔弱的肖艳,此时的话语却是那样地铿锵有力。

    

刘敬春夫妻一起管护葡萄园。

    就这样,肖艳除了带孩子料理家务,还要为父子治病奔波操劳,一有空她还给刘敬春的腰部做按摩。“大儿子生了只有10多天,我腰杆痛得在床上翻滚、大叫,肖艳就给我踩背、按摩,而这时她还不得不自己煮饭、洗片片……”一谈起妻子的好,刘敬春这个铮铮男子汉顿时眼中闪着感激的泪花。

    “还有最凄惨的一次,2011年12月,小儿子出生的时候,我腹部鼓起一个包,又疼又肿。肖艳坐月子的第四天清早,我实在不能再等也不敢再等,给她炖了一只鸡后,就独自赶往县医院去做手术。”

    “在医院手术后的几天里,护士看到我上厕所、打水喝……,做什么都是自己一只手拿着吊瓶,一只手扶着墙或其他东西,步履蹒跚地艰难行走,就问:‘你的家人呢,怎么没来个人照料你?’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太多的凄楚和辛酸立刻在心中翻涌,我只得强忍着泪水梗下喉咙,她哪里知道:此时,我的家人比我还更需要人照料啊!”

    从相识到成家,从脱贫到创业,从两个儿子相继出生到上学(今年小儿子上了学前班),刘敬春和肖艳没有一般城市男女,追逐爱情的许多颇具吸引力的表达方式,更没有一次称得上浪漫的故事,也许连一句亲昵呢喃的话语都没说过……,然而,他(她)们却在艰辛坎坷的生活和劳作中,用挚爱和坚守,用质朴和善良,用诚恳和平淡,静静地演绎了一首撼天动地的爱情乐章。

    

刘敬春一家人洗葡萄吃。

   “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爱人!”原本欠债20万再借20万,艰辛创业

    精准扶贫的春风吹拂中华大地。2013年,被村里确定为建卡贫困户后,刘敬春成为首批获得大病医疗救助对象,他自己的病经过反复治疗后明显缓解,目前只是有时感到轻微疼痛,医生建议多理疗和休养。

    但是,我哪有时间和精力理疗和休养呢?刘敬春不停在心底问自己。面对为了自己和家庭付出一切的妻子,面对活泼可爱的两个孩子,我究竟能够给予她(他)们什么?无论如何,我要让我最爱的人尽快过上好日子!

    2015年,为让一家四口住得宽敞舒适点,同时好经营摩托车修理业务,刘敬春再向亲友借债10多万元,将房子扩建加层,还将门前的院坝硬化。此时的他,住房算是完全有保障了,但累计欠债达20余万元。

    20余万元,这对于经济条件本来差的偏远农村家庭来说,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可能一般人想到就害怕:他家里整个年收入不到1万元,一家4口基本生活都不够,到底靠什么、要多少年才能还清这巨额债务?

    

刘敬春修理摩托车。

  刘敬春成天盘算着找门路创业,还多次免费参加镇、村举办的种养技术培训。看着当地摩托越来越多,他便借钱开了一家摩托维修店,起早贪黑,加上过硬技术和良好态度,一个月收入可达3到5千元,养家糊口基本可以,但要还债就难了。

    2017年初,听说附近的白坪村有个葡萄园因管护不到位等原因要转让。刘敬春觉得这是个机遇,很快在村干部帮助下申请扶贫小额贷款5万元,找私人借款20万,以转让费20万元、年土地租金6万元的价格盘下,取名紫珍珠葡萄园。

    从这时起,夫妻俩把所有心思和精力都花在这个葡萄园里。“为了节约支出,好多事情我们都自己干。”刘敬春说,“刚接过葡萄园时,里面长满了杂草,土壤完全板结了,我就自己用微耕机犁田,第二天两只手都起了血泡,但我强忍着疼痛,硬是用半个多月时间把110亩地耕完了,血泡破了又起,起了又破,最后两只手掌都长上一层老茧……”

    “我的观念是‘注重品质,不求数量’。为种植出无公害有机葡萄,我们不使用农药和化肥,从周边一些养殖场买来农家肥,经发酵后再施用到地里。今年5月的一天,我从福田一家相隔30余公里的养牛户买来一车牛粪,等我卸完后已是凌晨4点多,匆匆睡下后7点钟又不得不起床开始第二天的劳作……”

    “今年6月份,葡萄开始挂果,需要更及时地剪去废枝,不然会影响果实生长。孩子放了暑假,肖艳就带着他们到地里来帮忙。有一天,她感到腹部痛得无法忍受,我姐姐就陪她到县城医院检查,诊断是急性阑尾炎,便赓即做了手术。住院几天后回到家里休养,只隔了10多天,她就坚持到地里帮着剪枝。由于她个子本身不高,有时要惦着脚、使劲伸直双臂才能剪到枝条,因此几次撕裂了本就还没休养好的伤口……”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当一串串晶莹剔透的葡萄开始挂上枝头,刘敬春一家人的生活也开始喜上眉梢。但由于大多都是刚挂果,葡萄产量很低,总共销售不到1万斤,产值只有近6万元。

    “目前困难还很多,但只要逐渐积累葡萄种植管理经验,结合乡村旅游服务搞葡萄采摘体验,情况会很快好转的。预计2020年进入丰产期后,亩产可达5000斤,年产值可达200万元左右,那时我的欠债将不再是问题了。”刘敬春满怀信心。

    

葡萄园全景。

  “我拿青春赌明天!”不顾7旬老父跪地反对,铁心要建柑橘园

    2017年9月初,当葡萄全部卖完的时候,安静村支书赵长宝找到刘敬春说:“你是一个有想法、干实事的人,如果把你父亲家门前那片坡地,规划建成一个生态柑橘园,你来领头干要得不?”

    听支书这样问,刘敬春当时没有答复,他在心里思索了很多:我的葡萄园才刚刚走上正轨,哪有实力和精力搞其它产业?现已欠债40余万元,再搞大投入全靠借,万一亏了自己就是爬,也爬不起来呀?……

    但他转念又想:安静村目前成型的产业仅有脆李、孔雀养殖等两三个,涉及农户只占全村746户2250余人的10%左右,而这里300多亩地将涉及村民100余户(其中贫困户10余户);自从双龙镇定位全市深度脱贫乡镇后,市里还来了工作队,很多扶贫好政策正在加紧实施,错过了机遇还会有吗?这些年,镇政府和村社邻里都给予我许多扶持和帮助,才使得我一步步度过了难关,现在的我既然已经开始创业,理应带动周边更多的乡亲发家致富啊……想到这里,刘敬春毅然决定:干!

    “我已经三十几岁了,再不抓紧干,人生又有几个三十几?眼下国家的政策、机遇这么好,再说干什么事没有风险呢,我就拿青春赌一把!”刘敬春坚定的说。

    说干就干。第二天开始,刘敬春便和村干部一起,挨家挨户做动员工作。

    其实,亲人和邻居是不赞成刘敬春建柑橘园的。9月中旬的一天,他和部分村民一起在坡上量地。今年73岁、耳朵很背(一般不易听见别人说话)的父亲刘定财,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儿子在“干大事”,他跑到田里对着刘敬春劈头盖脸一顿吼:“要借100多万,我这辈子活了70多岁了,还没见过啷个多钱!亏了啷个办?你屋里还过不过日子?……不准搞!……”没办法,与老人交谈他又听不见,刘敬春和几个村民不得不暂时停止丈量。

    

刘敬春抽空看望父母亲。

    当天夜晚,老父亲赶到家里,一进屋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朝刘敬春哀求到:“你多想想肖艳和两个孩子,想想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当爹的求求你,不要搞什么柑橘园……”

    此情此景,刘敬春再也忍不住眼泪双流。他立即扶起父亲,一遍遍大声对着他耳朵说:“我是要带领乡亲们发财,不是我个人搞的……,借钱也是国家借给我们借……我把规模搞小点,搞到100亩以下,您老人家放心嘛……”他不得不在糊糊轰轰中,才让老父亲勉强同意了这事。

    如今,300多亩地已经签订流转协议,正抓紧规划、动工整田和栽植优良柑橘品种莫科特树苗。

    不管是葡萄园还是即将规划建设的柑橘园,都离双龙镇政府目前打造的云顶风景区很近,巫大路(高速)通后,从县城到这里实际距离也只有20公里左右,游客来去更加方便。完全可以相信,到那时,刘敬春的产业园里定是丰硕果实和众多游客,他的心里也肯定是丰厚收获和美好愿望。

   

[责任编辑: 鲁勇]
版权声明:
  凡所有标注为“来源:中国·巫山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需引用、转载,请来信获取授权,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和原文链接,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未经授权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随意转载使用本站版权所有的稿件,若有违反,我站将追究有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法律顾问:周燕琼 15823772627。
  
   巫山网鼓励全体市民随时随地向我们爆料,凡提供有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站将给予20-200元的奖励。
    电话:023-57622515
    Q  Q:483465053
    微信:zgwush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