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巫山网>> 巫山文化 >> 正文

冒梢梢

2017年05月19日 16:13:08
来源: 巫山网

    “梢”,乃“条状物较细的一头”,如柳梢、眉梢。据此,冒梢梢之本意,当是聚集一起的同种条状物中,梢尖很长或很高,冒出同伴头顶格外显眼者。

    如飞播林中,二十年前同时撒种于同个高度挨一起生长的某样树木,今天绝不会像男人刚剃的平头,齐嘟嘟长一般高,即便土质优劣、天气冷热、日照风吹情况都毫无区别。之中,必有冒梢梢,好像时刻向人昭示——我在这儿、我最高,特别看重存在感和关注度,极力制造和标榜与众不同、超乎一般。

    一些并非条状物的东西,其实也有说冒梢梢的。如,“我们不知不觉就割了冒梢梢的几背草。”“已经满满三大碗蓑衣饭下肚的来狗子,又自己走向甑子舀了冒梢梢一碗。”

    在巫山,“冒梢梢(儿)”更多是用来说人的。背下也许就有人说我,“真是他妈个冒梢梢,老都老哒,还泡得不得了。”这话不要钱买——

    莫言主要以长篇小说《蛙》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人有史以来第一个诺奖之后不久,我怀着无限崇拜和好好学习的心态,专门到书城买了这本书,认真阅读。小说开篇不久有句话,总觉有些别扭,直到读完小说,一直耿耿于怀。读完全书,我又回过头来,反复研读这句话。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若有莫言先生联系方式,我甚至想马上打电话向他请教——弄清楚到底是他的笔误,还是我的看法压根就是少见多怪……电话当然是通不了,却不吐不快,便在自己QQ空间里斗胆写了篇《给莫言的<蛙>改个病句》的三四百字短文;且不知天高地厚,冒皮皮儿,冲壳子,将其投到巫山报文化副刊,竟被刊发。是说的小说里这句话——

    “虽然因为她的语速太快和乡音浓重,使您没有完全听明白她说的话,但相信她一定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在文中写道:“整个句子是一个典型的转折关系复句。且似乎是个双重复句。复句的第二层就是‘但’字前的‘因为她的语速太快和乡音浓重,使您没有完全听明白她说的话’。问题就出在这第二层。不恰当地把‘致使’和‘因果’两套概念混在一起,造成:‘使’字句只有‘被致使事情’,而由于误用了‘因为’一词,抹去了作为‘致使事情’的主语;或说由于误用了‘使’字,造成有因果关系的两个小单句成了以‘使’为中心动词的一个较大的单句,‘因为’下无着落……有三种改法比较好:一是去掉‘使’字;二是去掉‘因为’;三是去掉‘虽然因为她的语速太快’中的‘的’后,把‘她’提到‘虽然’‘因为’之间。”

    正是为了少些人说我是冒梢梢,最后特意写了句:“长篇巨制,工程浩繁;微小笔误,瑕不掩瑜!”

    想起一位早年的朋友,叫柳德树。当过兵,却更是个文弱书生,在部队就喜欢读书和写作,典型文学青年。我二十三四岁时与之相识,这缘于我请假和爱人到昆明旅行结婚,学校为我任教的班级请代课老师找到了他。后来便与他熟了,好了。我那时也正爱好上了写作。我们给《万县日报》《四川农村日报》等投稿——写新闻也写诗歌、散文,不管谁每有“火柴盒”“豆腐块儿”见诸报端,连忙告诉对方,分享喜悦。

    他还兴致勃勃牵头,准备在大昌古镇搞个文朋笔友互相交流、共同成长的油印文学小刊物,他把刊名都想了,创刊词都写了,说我听,拿我看。可之后不久,他因家庭和工作的变故,出了远门。后来又听说他出了国,做什么生意赚了不少钱。自那次分手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但凭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一直不会放弃读书和丢下心爱的笔。

    言及德树友,主要不是想说他筹创刊物之事——虽然这也可算冒梢梢。他更大的“冒”是给巴金写信。

    热血文学青年,仰慕和崇敬文坛泰斗巴金,自在情理中。但万万想不到,他竟会给巴金写信——谈自己的文学理想,向老先生求教——而且正经八百把信寄去(不知他是如何打听到当时年近九旬的巴金的住址的,更不知他哪来这么大的信心、决心和勇气)。尤其始料未及的是,巴金收到信后居然认真回信了,从颤颤巍巍的字迹看得出,的确是巴金亲笔所写。并随信另附一张纸,依然用钢笔,为德树友写了“奋勇前进”的题字,鼓励他在文学道路上坚强走下去。

    柳德树自己也感到十分意外。那天,他特意把我喊去他家,炒了菜、斟了酒,与我一起捧读一位文学巨匠的亲笔书信、谆谆教诲,共享德树友此生从未有过的激动和喜悦。他就此事写了一篇近千言的文章,投向《万县日报》,很快在副刊醒目位置发表出来。我敢说,巴金的回信、题字和这张《万县日报》,他一定还好好珍藏着。

    由此事看来,我倘若想尽办法,能打听到莫言先生的联系方式,能把电话打通,亦并非毫无可能。

    从感情色彩上考,单看“冒梢梢”这词儿,似无所谓褒贬,是中性的。但在具体语境中,只要是用以说人,大多有褒贬倾向。欲称赞某人的大胆敢为、标新立异,或某人的大胆敢为、标新立异客观上已然产生好的结果,用到“冒梢梢”,则为褒;欲贬损一个人爱出风头、露锋芒、擅自而为众所认为不能为或难为之事,或其大胆敢为、标新立异客观上产生了不好的结果,用到“冒梢梢”,则为贬。已故美国苹果公司联合创办人之一的史蒂夫•乔布斯,是个典型的冒梢梢。“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就凭他说的这句话,及一次美国总统要接见他他说“没时间”,你难道不觉得他够“冒”吗?但假若没有他的“冒”,或许直到今天,如我之普通人还没能用上个人电脑,“苹果”系列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若说乔布斯是个冒梢梢儿,谁也愿意理解为这是对他的赞赏。

    读初中时听人讲过一个事。巫山农村某中学有位数学老师,对陈景润倾其全力研究证明的“哥德巴赫猜想”也发生了浓厚兴趣,一天他终于“证明”出了这道困惑全人类的难题,不禁兴奋了一通宵。次日,他欣喜地把几大张论证稿纸装进信封,寄给陈景润。一段时间后,他像德树友一样幸运,收到了陈景润的亲笔回信。

    事情很快传开。说这个冒梢梢儿,不晓得各人妈是哪家的女儿,证明啥子“哥德巴赫猜想”,还满以为自己证明对了,殊不知,陈景润给他就回了四个字——“精神可嘉”!

    讲这话的人,口里的“冒梢梢”连同陈景润回的“精神可嘉”都是贬义吧,说不准他说话的当儿,还撇撇嘴,鄙视和不屑。我想事实上,陈景润既收到信且回信,不可能只回这四字,真要这样,那的确可能是对这位数学老师的明褒暗贬,并含有一丝嘲讽。陈景润不是这样的人,我想。既然回信,一定还有别的话,譬如用高度概括的一两句话(陈景润的时间极其宝贵),深入浅出指出其论证错误的关键所在。把这同“精神可嘉”合一起看,“精神可嘉”难道不是赞扬吗!虽然,很可能在了不起的数学家陈景润看来,巫山这位数学老师显得稚嫩、错得低级,但作为偏远农村普通一老师,却有勇气问鼎此题,又何尝不是精神可嘉?

    “冒梢梢”与其近义词“冒皮皮(儿)”“冲壳子”“显摆”“摆谱”有何不同呢?“冒梢梢”是名词性的,常作宾语,如“他是个冒梢梢”;而后四者既可是“动词”,也可是“形容词”,常作谓语,如“小张冲壳子”,“老王太摆谱”。如果说“冒梢梢”似是中性,实际可褒可贬,看具体语境;那么“冒皮皮(儿)”“冲壳子”“显摆”“摆谱”就都是贬义了。“冒皮皮”“冲壳子”与“显摆”“摆谱”还有细微区别:前二者多是指过分强势、过分张扬或不看场合而不恰当地表现自己的毛毛儿脾气或某样才干,后二者则多是指过分炫耀自己的资格名气、物质富贵、优越条件等;还有个区别,前二者连同“冒梢梢(儿)”都比较传统和有很浓的地方色彩,而后二者则比较时尚和大众。(初一听跟“冒梢梢”很像的,其实还有“毛烧烧”“毛三教”,可这两个都是办事粗心大意、毛头毛脑、莽莽撞撞之意。)

    枪打出头鸟。高处不胜寒。做冒梢梢很不容易的。为避冒梢梢之累、之患、之险,听说孔子的嫡孙子思早在战国时代就开出了一剂良药——中庸。然而,人类若自古以来都果真把中庸当了灵丹妙药,真信了它是最高的道德标准,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最高智慧;人人个个、事事时时都不偏不易、中正平和,只恐怕活着活着,人的理想、生活目标就都只是填饱肚子,慢慢的,都不免庸庸俗俗,碌碌无为。如此,生活不知要少了几多精彩,社会又如何能发展进步。

    少不得中庸,亦不能没有冒梢梢。(作者:徐永泉)

[责任编辑: 陶举聪]
版权声明:
  凡所有标注为“来源:中国·巫山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需引用、转载,请来信获取授权,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和原文链接,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未经授权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随意转载使用本站版权所有的稿件,若有违反,我站将追究有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法律顾问:周燕琼 15823772627。
  
   巫山网鼓励全体市民随时随地向我们爆料,凡提供有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站将给予20-200元的奖励。
    电话:023-57622515
    Q  Q:483465053
    微信:zgwushan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