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巫山网首页 投稿邮箱:wsw5353@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巫山网>> 巫山文化 >> 正文

面浅

2017年04月20日 10:01:26
来源: 巫山网

 

    徐永泉

    一

    为人处事,超越了自尊的起码尺度或道德底线,可叫脸厚吧。

    “脸厚”的反义词是什么?“自尊”?“谦虚”?“腼腆”?抑或是“脸薄”(有的地方还真有“脸皮子薄”之说)?似乎都是,又都不恰当。词典上找不到嘴上找,别处找不到,在自己生长的神女巫山、长江三峡找。还真是有呢——“面浅”。

    “面”者“脸”也,而“浅”与“厚”也意思相对,有如“高”与“深”。脸厚——面浅;面浅——脸厚!

    说到“高”与“深”,不禁想起一个事。去年一次朋友聚会时,席间大家天南地北海吹,以助酒兴。好友吴彰达给大家出了个题——给“高”找反义词,能找正确十个为满分。并调侃道:“能找一个者,学前班水平;两个,小学水平……六个博士水平;七至十个,堪比语言学家、哲学家。”说罢,他还特别加了一句:“本题目和参考答案均系本人原创。”

    大家冥思苦想,一桌子人,总共也就勉强凑到三四个。稍事静默后,吴彰达洋洋得意公布了“标准答案”:低、矮、深、下、平、庸(俗)、短、近(远)、远(近)、高。起初大家不以为然,后经他抢到说、把到听,逐一分析说明,大家觉得还真有些意思。吴彰达说:

    “‘低’和‘矮’无需赘述,从‘深’开始:以地表为界,垂直上出距离较大为高,垂直下入距离较大为‘深’,有所谓学问高深;能力、本事、功夫、学养等,优秀者为高,次者、劣者为‘下’,如,二人不分高下;明显冒出阔地为高,明显坦阔则为‘平’,如高山、平原;与高人相反者为‘庸’人、‘俗’人;与高相反的矮的东西,你不垂直地面看,换个角度——九十度偏头顺地面看,就是‘短’噢;高的东西离观察者远,低、矮的东西离观察者‘近’(也有相反,如你一米七,你看一米七五和一米三的俩人,反倒高的近,矮的‘远’);飞机飞得高,以地心为中心点,地球背面与之遥遥相对的飞机,难道不是也飞得‘高’么?”

    他讲完,一个挨他坐的美女说:“这么说,你就是语言学家和哲学家啦?”“是啊!”“不害臊,脸厚!”“……”

    不扯远了,回到正题。面部白白皙皙,甚而隐隐透出一丝丝红红毛管,仿若远离闹市的深山里清清浅浅的溪水,看得见水里小鱼、水底石子儿。这类人,大多沾酒就上脸,见到异性、生人、尊长就红脸。——这是我对“面浅”的感性理解。

    可实际上,肤色黑、皮肤老的人中,面浅者也大有人在,只不过说话遇事不表现为明显的脸红;同样,肤色嫩白的人中,也有脸厚者。

    二

    天擦黑时,七八岁一个孩子,手里拿个墨水瓶做的黑乎乎油灯,来到我家,大门槛上站着——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事——这孩子的家隔我们只里多路,他叫大毛子。一看就知道他又是借煤油。“大毛,拿个煤油亮做什么啊?”父亲“明知故问”。大毛嘿嘿、嘿嘿笑几声。“还煤油?”父亲逗他。他又嘿嘿几下。父亲走近他:“哟,空的!不是还,肯定是借!”说着,拿过煤油灯走进里屋给他倒个半瓶儿大半瓶儿的。大毛接过灯,一脸满足和感激,转身走了。

    他为啥不直说“借煤油”呢?前一次借的,前前一次借的……都还没还,他面浅,不好再开口。大人不来,每次支使孩子,大约也因了面浅。大人自己不好意思,还以为小孩没什么;可孩子也是人,也有尊严,也有面子。好在,大毛真是聪明,什么话不说,只嘿嘿嘿嘿笑,把不好意思、不自在掩饰得天衣无缝。淳朴而可爱!

    那年代生活困难。我家是农村半边户,父亲教书吃国家供应,每月有四十多元工资,相比纯粹的农民家庭,我们条件算好。好长一段时间,大毛家拿不出一分钱,每当燃尽最后一滴灯油,就派大毛“到徐老师屋里去借点”。父亲说,我们也没打算要他们还,挨到住的,倒些去用就是。

    我十七岁那年害大病,大毛的父亲汉祥哥来看我,父亲含泪说“泉娃子不行了”。汉祥哥把手往我鼻孔前轻轻一放,说“还有气”,一面安慰父亲,一面迅疾喊上几个得力的人,冒冰天雪地,翻山越岭近一百二十里,把我送到县医院。汉祥哥还喊了他的远房堂弟、我的同龄人平祥一道,帮着背送衣物。不承想,面浅的汉祥哥在非常情况下,竟是如此有主见。

    面浅者常吃亏。姜家湾林娃子,三年前高中一毕业就进“平湖”服装厂打工,不在车间,在办公室接接电话、写写画画。可至今薪酬跟刚去时一样。几年过去,物价在涨,币值在贬,林娃子工作干得并不差,按理说,工资多少应加一点,可就没加过一分钱。他早有想法,好几次鼓起勇气准备向老总提出,可每次话到嘴边又咽到肚里。面浅啊!

    面浅和脸厚,在一定情况下,这矛盾的双方是可以相互转化的。二零零一年,我在移民新城买的住房装潢完工后,请了一位扁担清理室内的锯末木渣。那人进屋看了后,与我讲好:做完给十五块钱。可才弄走一挑,他就叽咕,今儿亏了,恁多木渣不知要除到何时。我怕真亏了他,慷慨说,加五块。可不到五分钟他又叽咕,硬是不该接这活,太不划算。就又加了五块。这该满足了吧?谁会想到,又挑走一两担后,这人竟说二十五块还是少了。我的面浅和让步也并非毫无限度——我生气了。“算了算了,免得你吃亏。刚才挑出去的渣滓,你给我全部弄回来,恢复原样。我另请人!”我不知当时哪来的智慧和勇气,这一招居然生了奇效。话一出口,他再不吱声,不多时就把屋子清扫干净。拿钱走时,看得出他有些不自在——他的脸厚变面浅了。

    三

    不过,脸厚并非总是讨嫌遭恨,毫无益处。男人脸皮厚,据说比较容易追到漂亮的、心仪的异性。回想起来,我在小学、初中和师范,其实内心里都有一个十分喜欢的女孩儿;可直到今天,还都是暗恋。(诸君不用担心这句话被我妻子看见了会罚我跪榻板子,我早向她坦白过,她说“可以理解”。)何以至此?我想,除了缘于自己长得谦虚,差了信心,生活的年代缺了异性同学间递纸条的氛围,主要还是脸差了那么一点厚度。更有企业人士把“胆大、心细、脸皮厚”奉为成功业务员的七字真经。某种意义上,脸皮厚是优秀心理素质的代名词,是一种讨厌得可爱的执着。

    民国怪才、大学者李宗吾写了部《厚黑学》的书。书中说三国英雄刘备就是把厚脸之法发挥到极致,运用得炉火纯青的典范。人称厚黑教主的李先生虽说了“用厚黑以图谋一己之私利,是极卑劣之行为”,然同时说了,“用厚黑以图谋众人公利,是至高无上之道德”。不是肯定了厚黑在一定范围一定程度上存在之合理性、有益性么?

    鄙人面浅半辈子了,终于意识到,自己可怜的自尊其实不必太过维护,实在不敢恭维的心理素质,也是可以通过锻炼得到补救的。多么想给脸增加一点厚度。但随年岁增长,我这张看上去还算嫩白的脸,却早已开始老化、定型,怎么也厚不起来了。

    (江北区建新北路26号少年先锋报社 400020 13896311337)

[责任编辑: 鲁勇]
版权声明:
  凡所有标注为“来源:中国·巫山网”的稿件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需引用、转载,请来信获取授权,使用时请注明来源和原文链接,并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未经授权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随意转载使用本站版权所有的稿件,若有违反,我站将追究有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法律顾问:周燕琼 15823772627。
  
   巫山网鼓励全体市民随时随地向我们爆料,凡提供有效有价值的新闻线索,我站将给予20-200元的奖励。
    电话:023-57622515
    Q  Q:483465053
    微信:zgwushanwang